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文博天地

文博天地

首页 > 正文

寻迹六朝,揽胜栖霞——南朝陵墓石刻研学考察纪要

时间:2021-11-24 09:29:15  作者:  点击:

天高气清,一叶落知天下秋。

1115日,南京师范大学文博系2021级二十五名硕士研究生,对位于南京栖霞区的南朝梁代陵墓石刻进行了一年一度的一次研学考察。此次研学,虽无老师同行,但通过王志高老师讲授的《历史与考古文献学》一课,我们已对即将考察的南朝石刻有了初步的认识和了解。玉树歌终王气收,雁行高送石城秋。秋日里的南京城,洗净了千百年来的浮世铅华,回归本真。天公作美,秋日将尽,迎着清晨温暖清冽的阳光,同学们与位于南京市郊外的这些“散落的六朝精灵”展开了一次邂逅。


21级考古、文博班于萧景墓石辟邪前的合影 

“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淡云闲今古同”。六朝的繁华巍峨已成陈迹,放眼望去,草色连空,往事皆已作古,唯有景色依旧。分布在南京周围的南朝帝王及贵族墓上石雕刻群,其典型的造型特征,历来备受专家学者的关注。南朝陵墓神道石刻,不仅是研究南朝帝王陵墓的重要物证,而且还代表着那个时代雕刻艺术的最高成就,向来为人珍视。南朝陵墓石兽,上承秦汉,下启隋唐,风格夸张、豪迈、灵动。它们屹立在南朝皇室、贵族的陵墓前,千年风雨,仍旧栩栩如生,引人入胜。

梁吴平忠侯萧景墓石刻

迎着朝阳,第一站,我们到达了位于栖霞区十月村的萧景墓神道石刻。秋风萧瑟,路远难行,步行走过不甚平坦的乡间小路,萧景墓石刻矗立在人迹罕至的一片荒草地中,显得壮丽又使人尤感苍凉。现存地表的萧景墓神道石刻只剩下西侧华表柱和东辟邪。文献记载原有一只残损的石辟邪,两只石辟邪东西相对,今已不可见。

萧景墓石柱是南朝同类遗物中保存最完整的一例,其形制上沿袭了南朝的一贯风格,由柱础、柱身、柱顶的覆莲纹圆盖和盖上的小石辟邪共同组成。柱额上反刻有“梁故侍中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平忠侯萧公之神道”23字,证明其墓主为萧景。在柱额右侧刻有缠枝花纹,左侧刻有童子礼佛,柱额下阴刻3个怒发冲冠、袒胸露腹负重力士像。

萧景3

萧景墓神道华表柱

萧景2

萧景墓华表柱局部

东辟邪为雄兽,头部鬣毛高耸,昂首挺胸,张口吐舌,长舌垂胸,须下拂。石刻辟邪胸前、臀部、尾部雕刻有勾云纹,以羽翅纹衬托,造型十分精美。辟邪身体正中断裂处有修补痕迹,后臀缺失大半,尾部粗大下垂,向下铺展支撑整个身体。西辟邪损坏严重,回填于地。

萧景墓石兽

同学们认真做笔记,记录自己的发现

萧齐年间的石兽在前代的基础上有了较大变化,体型整体更为高大,颈部拉长,整体的形象更为灵动,注重节奏感,石兽身体窈窕修长,具有曲线型变化,呈“S”型,这与同时期南朝艺术中“秀骨清像”式审美相呼应。神兽有翼,翼部有圆涡纹与鳞纹,装饰丰富,极具美感。萧景墓石辟邪张牙吐舌,肌肉线条流畅,器宇轩昂,威风凛凛

同学们在进行细致地观察后,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与感悟:华表柱额上的“反左书”这一特殊字体目前在南朝神道华表柱上仅存两例,另一例是丹阳梁文帝萧顺之建陵神道东侧石柱。这种“反左书”在梁朝大同年间盛行,其后销声匿迹,成为中国书法史上的绝响。除此之外,石柱上棱纹不一,是否有别的含义在其中?辟邪上的胸前的勾云纹与其他墓地神道石刻的辟邪有些不同,其余石刻暂时不见这种类型。

 

梁始兴忠武王萧憺墓与萧恢(萧亮?)墓石刻

第二站,我们来到栖霞区新合村甘家巷的西社区公园,并对其内南朝陵墓石刻进行了考察。

园内石刻明确墓主身份者为萧憺墓石刻,目前尚存石兽一、小石兽二、龟趺二与碑一。石兽本有一对,其中,西石兽仅存部分残块,形象难辨;东石兽头部损毁较为严重,有两只小石兽置于其腹下。对小石兽来历的探讨目前主要有两种观点,一是认为其是神道石柱上的一对小辟邪,因石柱主体遗失,而被后人置于东石兽下;另一观点认为小石兽带方形底座,应也为一对神道石兽。两龟趺设有玻璃棚保护,目前棚内青草丛生,已遮蔽龟趺轮廓。东辟邪北十米处有一神道碑,保存较好,有可辨碑文两千余字。现石碑外建有碑亭保护,且呈关闭状态,故无法观察其全貌细节。

萧憺墓东辟邪

同学们在认真观察

萧憺墓石刻东约60米处有一对呈东西向、保存较为完好的神道石兽。两石兽间距19.4米,体型、造型相似,皆昂首张口、长舌及胸、体态肥硕。其头有鬃毛、侧有双翼、胸披须毛并饰勾云纹。对两石兽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其墓主身份的推断上,目前观点有二。晚清张璜最早提出石刻墓主为萧恢,学界争议较少,今园内解说牌即采用这一观点。此后,王志高老师在《南京甘家巷“梁鄱阳王萧恢神道石刻”墓主身份辨析》一文中提出不同观点。通过对文献、石刻位置及造型的分析,王志高老师推断此对石兽极大可能为萧憺世子始兴嗣王萧亮墓前神道石刻。

萧恢(?)墓东辟邪

萧恢(?)墓西辟邪

同学们在对这两座南朝陵墓石刻观察的过程中,提出了一些看法与建议。同学们认为,萧憺墓东辟邪虽保存较好,但也应考虑到酸雨、风化等因素影响。反观神道碑及残存龟趺,则“保护过度”,无法被清晰观瞻,实属可惜。萧憺墓东辟邪底座有数个“T”字形凹槽,推测为运输时起固定作用。萧憺墓石兽及其东边一对石兽距离相近,但经观察发现,两墓神道方向并不完全一致,且辟邪胸前勾云纹差别较大,同学们推测两墓年代不会十分接近。

萧憺墓东辟邪底座的“T”字形凹槽

梁安成康王萧秀墓石刻

经过了短暂的步行,我们来到了此行的第三站,对栖霞区甘家巷154号原甘家巷小学内的梁安成康王萧秀墓神道石刻进行了考察。萧秀墓石刻现存38件,自南向北依次为石辟邪一对、前石碑一对、神道石柱一对、后石碑一对。其中,石辟邪保存较为完好;前一对石碑仅存龟趺座;东石柱仅存柱座;西石柱存柱身及柱座;后一对石碑形状完整,但文字已模糊不可辨。据《水经注》记载,四碑同建现象于汉魏时即已出现,但萧秀墓四碑仍为现今仅存实例,意义非凡。目前,萧秀墓石刻周边设棚,旁铺碎石用于排水,前设护栏,后置多块介绍板,得到了较好保护。

萧秀墓东侧石辟邪及残存龟趺

萧秀墓西侧石刻

同学们经过观察后发现,与萧憺墓石兽相比,萧秀墓石兽胸前已不见明显的外突状须毛。同时,从文物保护与展览的角度上来看,萧秀墓四碑同建,意义重大,虽得到了良好保护,但其地理位置及周边环境等因素致使其宣传效果甚微,也未起到良好的教育作用。对石刻加设的保护措施,使得我们无法近距离观察这些珍贵文物的细节,甚为可惜。尽管如此,同学们通过观察发现,尚存石碑上部有穿孔,在结束考察游学后,同学们通过查找资料可知有两种说法:其一认为,穿孔是为搬运所设,其二认为其为观日影所设。这些说法都只是一些推测,有待后续的研究。

 

梁新渝宽侯萧暎墓石刻

行程的第四站,我们对梁新渝宽侯萧暎墓石刻进行了考察。其位于栖霞区董家边116号西侧,目前仅存华表柱一,柱顶宝盖及小石兽均无存,柱额文字部分可识,据此可推测墓主为萧憺之子萧暎。因前期保护措施不及时,萧暎墓华表柱周身风化、开裂严重,柱身中上部还有黑色及黄褐色痕迹,保存状况并不乐观。所幸2019年栖霞区文旅部门开展了相关文物保护工程,对萧暎墓华表柱进行了提升、加固等保护措施,现今保存条件较好。

萧暎墓华表柱整体

局部

局部

对萧暎墓石刻的发现及研究均较早,但少有人重视其保存条件及相关保护措施,令其保存不佳,令人惋惜。

同学们发现,华表柱附近有萧暎墓石刻文物解说牌,其上附二维码供观者获取更多相关信息。但此处二维码扫描后出现的是萧恢墓石刻相关信息,可见信息匹配有误,相关部门应尽快修改。同时,针对萧暎墓的地理位置的问题,同学们提出了自己的思考:若萧憺墓石刻东面石刻为萧憺世子萧亮墓石刻,则萧暎作为萧憺之子,其墓葬为何萧憺墓有一公里之远,值得探讨。

可惜的是,原定考察的永安墓园以南的狮子冲梁昭明太子安陵石刻,由于周边的山体滑坡,有关部门封闭了该区域,进行修缮维护,不巧的是,我们进行考察的时候,维护工作尚未结束,故此行未能有实地考察的机会,倍感惋惜。

梁桂阳王萧融墓石刻

上午考察的最后一站是萧融墓石刻,位于南京市栖霞区炼油厂小学南侧的居民活动区。萧融墓于1980年被发现,为夫妻合葬墓,有墓志出土。其神道处石刻现存一对石辟邪和一只小辟邪,呈南北分布。

西南侧石刻为雄性,东北侧辟邪为雌性。西南侧辟邪头向右侧微倾,张口吐舌,露出两侧牙齿,面部细节细致真实。每侧翅膀为七羽,不同与之前看到的六朝时刻中辟邪的五羽。有较多后期修复痕迹,拼接痕迹明显;东北侧石刻头部向右侧微倾斜,嘴部张开,露出长舌,胸前可以依稀看到卷云纹。石刻前方置有一小辟邪,高不足一米,头部破损严重,推测应为神道柱顶遗物。

萧融墓东辟邪侧面

 

萧融墓东辟邪正面

萧融墓西辟邪和小辟邪

在考察时我们发现,作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萧融墓石刻露天放置、日光暴晒、风雨侵蚀,辟邪兽龟裂较多。且石刻位于居民活动区,周围围栏有部分变形,围栏也有较大的空缺,儿童可以自由爬进爬出,甚至还有儿童的家长从围栏中钻进去,任由儿童在石兽旁及石兽身上嬉戏玩耍,辟邪身下还堆有杂物。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呼吁石兽的保存方式应更加规范,保管机构、保护标志以及保护范围等应该更加一目了然。建议对其进行进一步的保护,如同时期的萧秀、萧宏石刻的保护措施,修建顶棚。

 

梁临川郡王萧宏墓石刻

经过了短暂的午休,下午的第一站,研学团来到了南京市栖霞区萧宏石刻公园。萧宏墓于1997年由王志高老师主持发掘,经发掘后确认位于白龙山北麓。墓前神道石刻地面现存辟邪一、神道柱二、碑一、龟趺二,呈东西对称分布,皆建观赏亭并围有玻璃保护。

 东辟邪处全身基本保存完整,长3.3米,高2.86米。胸前卷云纹已辨别不清,翼仅有三羽,尾部粗壮呈“S”形垂落至基台上。东侧神道碑已佚,仅存龟趺。华表柱柱顶的覆莲纹柱盖保存完好,柱础东西两侧有圆孔,尚不明确其成因。

湖心亭中的萧宏墓石刻远观

萧宏墓华表柱和龟趺

西神道碑和龟趺俱存,碑文难以辨识,碑身南侧面有神人、凤鸟、神兽等浅浮雕,基座上也有草纹浮雕。西华表柱刻有28道瓦楞纹,为南朝神道华表柱中棱数最多者,柱额上书“梁故假黄钺侍中大将军扬州牧临川靖惠王之神道”。柱座有两层基台,上圆下方,原饰有神怪图案,现已模糊不清。

萧宏石碑

萧宏神道石碑局部

萧宏神道石柱仰莲

针对萧宏墓石刻文物的户外保护工作,仍存在较为明显的问题。保护玻璃墙污渍斑驳,难以看清内部石兽。另石刻位于公园内水上,走道周边无任何防护栏及照明设施,夜间易失足落水,公园安全方面考虑欠缺。

萧宏墓石刻相较于其他考察石刻,最为威武宏伟、尺寸较大的原因,考察后,同学们通过查阅资料与思考,认为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是《南史》记载,萧宏为人怯懦贪鄙,奢侈无度,暴敛无厌,家中库房百间,藏钱三亿余。根据史书所言,很有可能是萧宏自己贪图享受,特命人建造更大型的神道石刻,以彰显地位与权势。

二是萧宏后来曾与永兴公主密谋造反,事败二人先后惊惧而死。梁武帝为了皇家形象和睦,依然赠萧宏侍中、大将军、扬州牧,谥号靖惠,所以也有可能是梁武帝出于这一目的下令特意为萧宏建造此规模的神道石刻。

 

北家边南朝失考墓石刻

行程第七站,我们考察了北家边失考墓石刻,其位于栖霞区恒飞路与仙新路交叉口东侧的街边公园内。该处石刻现存一种两件,为一对华表柱。其中,东柱仅残存柱座与下部柱身,西柱残存柱盖、柱座及呈断裂状散落于地的柱额和柱身。关于石刻墓主身份的推测有两种。一种观点认为石刻墓主为梁南平元襄王萧伟,今解说牌上即此说法。另一观点由王志高教授于2016年在《南京尧化门外北家边南朝陵墓神道石刻墓主身份新证》一文中提出,根据北家边西石柱题额、石刻组合及老米荡南朝墓出土墓志、人骨等分析,北家边南朝石刻墓主不是萧伟,而是侯景之乱后改葬的梁代吴平忠侯萧景及其夫人琅邪王氏。正如王志高老师所说,各种分析仍停留在推测层面,未成定论,真相等待我们去发现。

 

北家边失考墓东石柱和柱础残件

北家边失考墓西石柱和柱础

对于北家边石刻,相关部门虽建立了石刻公园,但石刻的保护、展示工作还有待加强。如石刻解说牌与石刻相距较远、西石柱柱础内部有积水和果皮垃圾等。

园内有一处复原的墓阙基址,其构成材料应为周边发掘的南朝砖,经观察,砖上还有莲花纹等纹饰。墓阙基址的复原形式新颖,墓砖也得到了再利用,做法值得肯定和推广。同学们在对这些砖石进行细致观察的同时,偶尔发现有活动的砖块,并在这些砖块的背面,发现有刻划的博山炉图案花纹,这是一个有趣的发现,或许在其他砖块的背面,还有另外的图像表现。

同学们偶然发现的博山炉刻划花纹的砖石

 

 

徐家村南朝失考墓石刻

此行最后一站,考察的是徐家村失考墓石刻。石刻位于南京市栖霞区金陵一化工厂厂区内,在和保安沟通后我们才被允许进入考察。

石刻现仅存神道石柱一,柱高4.3米,饰有二十四道瓦楞棱,柱座为环状双螭座,其体制和风格与其他六朝陵墓相仿。石柱刻文已经漫灭,不能辨认为何人之墓。值得注意的是,柱额下方有三力士托举,三人皆呈蹲踞姿势,并以双手奋力托举上方柱额,总体看中间托举者神态相比两侧托举者更为轻松。现今石刻周围已经建立了一个铁围栏进行保护,也树立起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标志牌。 

徐家村失考墓神道石柱

徐家村失考墓神道石柱局部

针对此墓主的身份,有人推测此石柱墓主是梁永阳昭王萧敷。根据传世的萧敷及其妃王氏墓志铭拓本可知,他们合葬于琅邪临沂县长干里黄鹄山。张敦颐《六朝事迹编类》:“梁永阳昭王墓志铭,徐勉造,在清风郷居民井侧,今在上元县。”还有张铉《至正金陵新志》也是此说法。金石文献及地方史乘所言志石置存地“清风乡”,被认为即在今甘家巷一带。而黄鹄山从南京博物院发掘出土的齐冠军将军、东阳太守萧崇之侧室夫人王氏墓志铭文看,在今南京炼油厂厂内。因此从地望上看,徐家村南朝失考墓神道石柱墓主确有可能为梁永阳王萧敷。

 

结语

1115日下午,2021级文博系研究生完成了此次南朝陵墓神道石刻研学之行,满载发现、思考和感悟踏上归途。车上,同学们皆闭目或是望向远方,似是劳累,又或是心有所想。

千年间矗立的庄严石刻,是否想向世人述说它的经历?饱经千年风霜,今人迹罕至,它是否也忘却了自己的雄伟辉煌,黯然神伤?当我们驻足于石刻之前,凝视它们,它们也穿越千年凝视着我们。文物无声,但我们能做的很多,对其进行历史研究、传承保护与宣传教育,延续它们的鲜活,任重而道远。此次考察对我们来说并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文:肖小月、刘玥、方芳及其他相关同学

图:方芳   

审核:王志高

 

                                                

                    

 

                                                      

                                       

版权所有: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