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文博天地

文博天地

首页 > 正文

《应天承水——良渚文明的崛起》讲座纪要

时间:2019-12-12 09:32:12  作者:  点击:

《应天承水——良渚文明的崛起》讲座

12月10日下午,应我校文物与博物馆学系邀请,良渚博物院学术研究部夏勇副主任在仙林校区学正楼408室,为我院师生带来了题为《应天承水的良渚文明》的讲座。讲座由陈曦博士主持,校内外师生百余人参加。

讲座伊始,夏勇老师就提出,我国作为四大古代文明中唯一的稻作农业国家,控制和管理水资源的需求较为强烈,水利系统也因此成为良渚古城遗址申遗的重要组成部分。顺着这一话题,讲座首先以新石器时代的自然环境为开篇。彼时全球正处于末次冰期后的升温阶段,经历了全新世大暖期之后,长江下游的气候在距今5500年前后相对转干,由此营造出更加适宜稻作农业发展的自然环境。

良渚文化遗址分布图

良渚文化的发掘和研究迄今已有80余年的历史。1936~1937年,浙江省立西湖博物馆的施昕更先生首先对良渚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并于1938年出版了《良渚:杭县第二区黑陶文化遗址初步报告》。受“东西二元说”的影响,良渚遗址所出的黑陶被归入龙山文化黑陶系统。1957年,时任中科院考古所副所长的夏鼐先生为《浙江新石器时代文物图录》作序时已认识到良渚与龙山文化的区别,为其在1959年命名“良渚文化”做了铺垫。自1970年代开始,良渚文化的重大考古发现层出不穷。1986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王明达先生首次提出了“良渚遗址群”的概念。

紧接着是讲座的核心部分:良渚文化典型器物和良渚古城的结构。

良渚文化的陶器虽主要为黑陶,但与龙山文化的黑陶截然不同,其陶胎为灰色,黑色陶皮相对容易剥落。随葬陶器组合主要为鼎、豆、壶、罐,表现出明显的地域特色。

良渚玉器的原料主要为透闪石和阳起石软玉。玉器以琮、璧、钺较为典型。夏勇老师总结了大墓中的用玉方式:大琮皆置于墓主头部,短琮常置于胸腹部,高琮围绕墓主身体一周,显示了不同的功用;玉璧则多铺垫在墓主身下;与钺配伍的瑁和镦出土时常相隔70余厘米,三者组成玉钺杖,残留痕迹显示其为曲柄。夏勇老师就崧泽期和良渚期的玉器进行了对比。良渚遗址中多出“风”字形玉钺,但M20出土了一件长条形玉钺,这种形制在崧泽文化晚期即已出现。玉三叉形器和成组锥形器多出现在良渚古城至嘉兴一带的男性贵族墓葬,不见于上海和江苏地区。冠状器等级标示性较弱,男女皆可用;但玉璜仅为女性佩戴,有别于崧泽文化时期的性别指向。夏勇老师总结,这一时期玉器的使用已经有了明确的男女之分和森严的等级尊卑,形成了完整且有区域特点的玉礼制。

良渚文化神人兽面纹

夏勇老师也对良渚玉器的神人兽面像进行了介绍,指出神人的羽冠分为“冠”和“帽”两部分,并戴有倒梯形面具。图像的组成吸收了多种元素,与龙的组成相似。线条刻划极为细密,还可以看出起底稿的打样线。

石器中,花石钺严格控制在高等级贵族墓葬中,为强熔结凝灰岩材质。石器工具出土有犁、有段石锛、凿和破土器等。此外,夏勇老师对良渚漆器的出土情况也做了简要介绍。

良渚古城是近年的研究热点,夏勇老师提到在古城的三重结构中,莫角山作为高等级建筑所在地,其堆积十分纯净,或可认为是一种有意营造的神圣空间。通过地质填图和岩性分析研究,城墙铺垫石应当主要产自于北部和东部的山地,皆由水路运输而来。而良渚的高低坝系统,除了抵挡洪水之外,也起着管理水道和保障运输的作用。对于良渚文化毁于洪水的说法,由于该地区明确的洪水淤积层仅见于钱山漾文化地层之上,因此可以说这一观点尚无充分证据。

最后,夏勇老师对良渚文化的研究进行了展望,认为需要进一步从环境、资源的角度探讨良渚古城选址的原因,也要重视其他文化与良渚文化的互动和融合,提炼良渚文化的区域文明模式。在问答环节,夏勇老师就江阴高城墩遗址的性质、良渚古城时期苕溪的流向以及洪水淤积年代等问题与观众进行了互动。

   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落下了帷幕。

文/图:黄嫣

版权所有: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