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文博天地

文博天地

首页 > 正文

“欧亚草原青铜时代-植物考古新发现”讲座纪要

时间:2019-09-17 09:50:23  作者:  点击:

“欧亚草原青铜时代-植物考古新发现”讲座纪要

2019年9月12日下午,南京师范大学考古学系列讲座第16讲在我校随园校区400号楼213教室举行。美国匹兹堡大学博士吴传仁博士做了题为“欧亚草原青铜时代-植物考古新发现”的主题讲座。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徐峰副教授主持了此次讲座,陈曦老师及文博系的本科生及研究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一、欧亚草原地理概念和研究意义

讲座伊始,吴传仁博士先给同学们讲解了欧亚草原这个地理单元的概念,最西面可到匈牙利,中间是西部草原(Western steppe)地带同时也是游牧民族起源地,最东面是与中国相关的东部草原(Eastern steppe)。欧亚草原作为游牧文化和青铜器起源的重要区域,因游牧文化生业经济的特殊性,所以多数的生业经济研究都侧重于动物考古学的材料。而近年来,随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兴起,东西方的原生农作物作为文化交流的重要物品,开始越来越受考古学家的重视。

微信图片_20190912161120

图1讲座现场

二、农业起源之祖本问题

接着,吴博士谈到关于农业起源最核心的祖本问题,只有找到野生的东西才有可能成为真正农业起源的发源地。小米和黍子的发源地是在东方,欧亚草原也发现了小米和黍子的植物遗存,西方则是小麦和大麦的发源地。欧亚草原涉及到的农业植物祖本很少再加上本身地势基本上很平坦,所以直到青铜时代晚期才开始驯化马,进而有学者认为马的出现带动了文化的高速传播与交流。小麦是由西方传入中国的,但中国发现小麦遗存的最早的地方是在山东,所以有一种新的观点认为整个中国北方和草原地带是通过欧亚草原来进行交流,这种交流方法是南北渗透式。而这种学说存在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何时播种?收集什么?如何开垦田地?是否需要管理?吴博士列举了四个遗址,它们是可能沟通东西方在欧亚草原周边范围内发现的最早的植物遗存。一个遗址在今乌克兰范围内,距今约公元前5000年,种植大麦、小麦、黍子等;一个遗址在今伊朗一带,距今约7000年,是中亚范围内发现的最早的大麦、小麦遗存;一个遗址在今哈萨克斯坦周边,距今约公元前2400年,是欧亚草原最早的黍子和小麦,奇怪的一点在于植物遗存是在墓葬中发现的;最后一个遗址在远东范围海参崴附近,距今约公元前2400年,发现了最早的黍子。

三、主要负责的项目-研究辛塔什塔聚落模式

吴博士主要项目在欧亚大陆分界线-乌拉尔山的东南部,时间段主要是在青铜器时代中期-晚期。在250公里×250公里大致范围内,发现了22个防御性定居聚落,时间是距今约公元前2100-公元前1500年。在其中的一个辛塔什塔墓地(Sintashta cemetery),发现了最早的驯化马车,这代表当时的社会已经出现了分层。而其中最有名的遗址是Arkaim,不仅受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高度重视,很多宗教人士也会前往灵修。它是一个圆形遗址,有着井然有序的房屋布局和戒备森严的设防设施。甚至一些德国学者认为曾经在这遗址上面居住的是雅利安人,当然这种说法存在很大的争议。这个遗址符合复杂化社会的条件:具有一定的社会组织和物质力量的支持、青铜器遗存、成熟的马车技术、新型的武器等。瑞典学者克里斯蒂安森和拉尔松认为辛塔什塔社会经济组织是一个高度组织性的达到早期城市规模的聚落,有一定的农业富余,饲养牛羊,周边可能存在一些较小的遗址。而且还有防御性的遗址,发现了金属制品和战车,当地人们开始建立起对西南部影响深远的贸易和交流渠道。学术界一般将该文化认定为是一种入侵性文化。之后,吴博士介绍了西方学者大卫·安东尼写的一本名为《马、车轮和语言-来自欧亚草原青铜时代的骑手如何塑造现代社会》的书,作者认为辛塔什塔聚落形态产生主要是这几个方面的原因:更冷和更干旱的气候、更高层次的定居状态、青铜的生产与贸易、资源竞争、新型战争(战车)和充满竞争性的宴请。

21631a644f98fd0aed649704e916b24

图2辛塔什塔聚落复原想象图

四、研究问题和方法论

然后,从2007年到2014年,吴博士跟随他的导师一起进行辛塔什塔遗址的合作考古研究项目。他们主要想解决的几个问题是:遗址范围内涉及了多少水资源?居住人口是多少?到底是一种畜牧业形态还是农牧业形态?冶金有多大规模范围?遗址之间是单个独立还是聚集关系?主要研究方法是:遗址所在一个动态的、变革的时间、中心地带和边缘遗址之间的互动关系、农业是否是其必需和青铜生产的流程。具体又可以细分为三个小项目,主要涉及到遗址之间的区域调查、墓葬群的研究(包括当时人们的饮食习惯、战争关系)等等。在传统观念中是认为在此范围内一定存在农业,理由是定居式的遗址、曾经在房屋中的陶器中发现过农作物的遗存和当地发现的一些镰刀状的器物。吴博士的主要工作是在乌伊河(Uy river)和下托谷扎克河谷流域(Nizhnii Toguzak river valley)的植物遗存浮选和植硅石分析,去寻找小米和黍子的种子遗存。除此之外,他们还在遗址外部做了相关的试探工作想要知道当时人们丢弃垃圾、堆放草料、安置牛羊的地方。最特别的一点在于每个家户都有一口井,而且都是位于有树木的地方。另外一个分析的是通过碳十四取样来判断该遗址是一次性形成的还是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紧接着,吴博士介绍了他申请美国科学基金会时提出的一些想要研究该遗址的问题:植物遗存在青铜时代是如何被利用?植物季节性分布是怎样的状况?与人类行为和牧草相关的植物分别有哪些?遗址周边不同植物的价值几何,能承载多大的牛羊规模?现有的植被分布中那些植物的状况如何?主要采用的方法是:浮选法、宏观植物学分析、植物地理学研究、民族学调查和实验考古学。而吴博士主要向我们介绍的是他的植被分析和民族学调查的过程,和他总结的一些结论。在欧亚草原环境里面,所有的植物和水资源之间绝对存在相关关系。根据动物考古的数据可以说明当时人们主要畜牧的是牛,而牛一天的活动范围不会超过4公里且牛的饲养是离不开水的。吴博士将他的研究范围扩大到6公里半径的圆圈之内,可以分为四个区域:草甸区(畜牧核心地带)、灌木丛带、干扰地带和森林地带。通过绘制GIS模型来解决草甸带牧草量是否能够支撑蓄养一定数量牛的问题,答案是完全可以。而且接近百分之九十的遗物在草甸带被发现,所以草甸带才可能是支持社会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域。之前谈到了西方的小麦、大麦,东方的小米和黍子,它们都是作为禾本科的旱地作物。而即使是现在农业种植达到很高的水平,禾本植物种植时杂草也是不可能除尽。但是收集到的一千个样本中发现的禾本科种子不超过十个,其伴生农作物杂草也没有发现,这更进一步证实了农业不一定出现在这个区域内。

最后,吴博士回答了之前提到的四个问题。第一个是现在作物的分布是与区划有很大的关系,这22个遗址的位置及其与水文之间的关系是由草甸决定的,即使到晚期青铜时代也是如此。第二个是在不同的季节人们会有不同的行为,他们会预留出冬季牧草区。而之前提到的镰刀状收割工具,就其形制和实地农业的调查来看,吴博士认为其可能只是为了收割草料。第三个是根据考古实验和古植物标本分析结果,青铜时代聚落的封闭区和日常人类活动密切相关。在严冬季节,封闭区也可以用来容纳牛羊和弱小的牲畜。从非封闭区回收的已鉴定的古植物种子组合可能有许多来源,包括:牲畜粪便、干草、人类垃圾和野生植物。植物种子的组合也反映了可能与居住区有关的植物种类使用情况。最后一点是吴博士与其导师都认为乌拉尔山东南部地区是一种多资源畜牧业模式,当地人们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资源和尽量减少不良环境因素危害来增强其抗风险的能力。乌拉尔山东南部青铜时代的复杂化社会和聚落格局的区域性变化与多资源畜牧业的发展密切相关。此外,植物资源开发是支撑核心牧业社会经济体系的主要手段之一。这种模式影响了欧亚草原早期社会的季节性放牧模式和日常生活方式,并有助于确定当地河流地带的年承载力。乌拉尔山东南部地区的青铜时代中期到晚期阶段持续了大约600年,表明该地区的生存模式相对一致。总而言之,吴博士认为青铜时代欧亚草原乌拉尔山东南部地区人们可能不一定需要发展农业而是一种定居多资源畜牧业模式,这也是他的核心议题。

微信图片_20190912161129

图3讲座现场

讲座结束后,同学们对吴传仁博士报以热烈的掌声。在提问环节,针对徐峰老师提出的如何界定乌拉尔山东南部这一地理范围问题,吴博士回答道:乌拉尔山是一个独立的地理单元,南乌拉尔地区是从乌拉尔山以南森林草原带开始到干旱沙漠带,往东则到哈萨克斯坦草原。徐老师下一个问题则是关于定居游牧不需要农业这一观点,吴博士深入探讨了“游牧”的形态方式:有季节性迁移、点对点之间的迁移、以中心和周边的迁移等十几种。还探讨了关于游牧民族来源的问题,传统观点认为游牧民族是由农业人群转变而来。人们选择定居状态,随着人口的增加会导致水草减少最终导致游牧。在乌拉尔山东南部四百年间并未出现水土流失的情况,该地区的生活模式基本保持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吴博士认为游牧的动因并不是为了生存,是被外面更好的条件吸引、追求更好的生活质量而选择离开此地。此外,关于每个家庭都有一口井的问题,吴博士解释道:最深的井四、五米才出水,浅的话两米就会有水。在一两口井的遗存中发现过小孩的遗骨,井一般会和熔炉作为搭配组合出现。在这样熔炉或类似“桑拿”的器具中有经过高温火烧存在裂口的石头,推测是当地人们洗漱之用,这可能是与俄罗斯当地的气候环境因素有关。冬季一、二月份的最高气温也只有零下45度,一年之中只有四个月的时间可以放牧,封雪的时间长达六个月。吴博士补充说道:对于该遗址的分析不能单从一个方向思考,要结合其他方面资料综合研究论证。最后,陈曦老师强调考古文物研究要有大视野和一定的研究深度,但可以从小的角度方面来进行切入。之后,陈曦老师向吴博士询问了当地降水量的问题,俄罗斯的夏季即雨季大概是在6月到8月之间,在这一段时间内草甸生长会很快。除此之外,就乌拉尔山东南部人口来源问题目前存在很多假说,而吴博士与其导师都认为是外来畜牧人群和当地采集狩猎人群之间的一种结合。在关于遗址出土的细石器问题上面,一是与中国北方出土的细石器数量相比该遗址的细石器真的很少,二是使用功能上存疑。吴博士告诉我们乌拉尔山东南部的这22个防御性聚落遗址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可能不存在农业的定居游牧业社会经济发展模式。

文:高凌艳图:周靖芬

版权所有: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