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新闻快递

新闻快递

首页 > 正文

一笔过拨款下的香港社会工作服务

时间:2021-11-25 00:13:43  作者:  点击:

2021年11月23日下午15:30,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系副教授戴老师,在腾讯会议上开展了题为“一笔过拨款下的香港社会工作”的讲座报告,本次讲座由周慧泉老师主持,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工作系70余名本科生和研究生参加讲座。

首先,戴老师从香港的历史背景出发介绍了香港社会服务和社会工作的发展历程,她提到早期的香港政府由于特殊历史原因,大规模发展社会服务,形成了剩余型的社会福利系统,建立了很多专业社会工作者队伍。戴老师指出,2000年以前,香港的社会服务大多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实报实销,政府规定了服务的方向、内容以及根据实际情况的工作量,并且指定雇佣社工的人数、岗位和工资待遇。但是到了21世纪,“管理主义”盛行,主张给予机构或者公司管理层更大的自由和灵活,减少外来干预,同样也影响了社会服务的拨款,因此“一笔过拨款”开始实施。

接着,戴老师介绍,“一笔过拨款”是指政府一次性拨款,不干涉机构如何使用,只需要机构在年末递交工作报告显示服务成效,决策权由政府转移到机构的管理层。戴老师指出,外界对“一笔过拨款”同样存在批评的声音,如:是否会影响前线社工的职位、待遇和工作量;由于政府监管的退出,管理层的权利是否过大;是否会影响到服务的质量等。

在讲完背景之后,戴老师向大家介绍了她和她的团队对于“一笔过拨款下的香港社会工作服务”的研究。本研究是在2019年,基于2017-2018财政年,对受“一笔过拨款”资助的社会服务机构的操作情况进行调查,主要针对机构的管理层和前线社工。戴老师介绍到,本次研究设定了五个假设,主要包括,假设1:在放弃使用原有社工聘任机制(SWA,SWO)的机构中,社工的离职率更高;假设2:社工工资差距大(更低的最低工资和更高的最高工资)的机构中会有更高的社工离职率;假设3:管理层收入高的机构中,社工离职率更高;假设4:社工职位总人数少的机构,社工离职率更高;假设5:机构的规模和服务类别会影响社工的离职率。主要的变量包括:年度机构中的社工离职率;服务类别;机构是否采用原有的聘任制度(SWA,SWO);机构中社工的最低和最高工资;机构中管理层的最高工资;社工岗位总人数;机构规模。经过分析发现,假设1:机构是否采取与原有SWA/SWO不同的雇佣机制雇佣社工并不显著影响社工的离职率,与许多经验性的发现并不相同;假设2:在社工内部的工资差异上,过低的最低工资会开始引发离职但不引发严重的离职率,而社工最高工资对离职率并无影响;假设3:过高的管理层工资,会开始引发社工离职,但对严重离职率没有影响;假设4:成立。用社工职位雇佣的人数减少,会引发初始离职和严重离职;假设5:机构规模增大会伴随初始离职和严重离职率。与老人服务机构相比,其他服务机构的离职率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有家庭服务机构中更有可能出现初始离职率。

最后,戴老师为大家分享了研究的结论和思考,“一笔过拨款”引发机构内社工之间的分化,但对社工离职率并没有显著影响。虽然从数据上看过低的社工最低工资及过高的管理层最高工资,会开始引发社工的离职,但不影响严重的离职率。一直以来认为的老年人机构服务难以留住社工,但却不符合调查结果,家庭服务反而因工作量巨大,引发离职,戴老师分析,是由于老龄化挑战下的政策资助调整和社工学科对老年学的重视。戴老师还分享了本次研究的实践意义和理论思考,并指出社会工作的研究应特别注意要包含理论思考。

在讲座的最后,戴老师热情的回答了同学们的问题,本次讲座取得圆满成功。

版权所有: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访问量: